前乐队成员离去旅行团把这个也写进了歌词

发布时间:2018-06-09 18:09:50

前乐队成员离去旅行团把这个也写进了歌词

  旅行团现在有4位成员,清一色瘦高大男生,听到你叫他们“长腿欧巴”、“暖男”,会开心地上蹦下跳。初次见到他们是在本届西湖音乐节新闻发布会前一天的清晨,四个人拖着两个不大的旅行箱,遇到别人的帮助,会不停地说“谢谢”“您先请”。

  听旅行团的歌,随便在哪儿或在干什么,只要塞上耳机,他们就能用歌搭载你去任何一个你想去的地方。感觉有点像邀请你加入一次零门槛的音乐旅行,无需任何费用,只要一点心情。

  旅行团不喜欢一本正经地谈一些“梦想”之类的大道理,他们更喜欢用调侃的方式彼此交流,再把当下的生活写进歌里。比如前乐队成员朱筱毅觉得看不到“玩音乐”的前途,率先离队去创业开店卖螺蛳粉,其他几个人也能把这段经历写成歌,名字就叫《于是我不再唱歌》。其中有歌词这样写道:“于是我不再唱歌,开始卖螺蛳粉了,不再是匆匆过客,从此不再漂泊。”

  在乐队剩下的人眼里,“于是我不再唱歌”更像是一句反问:如果我不能唱歌了,我还能去干什么呢?2004年年底,主唱孔阳、吉他手黄子君、键盘手韦伟从柳州去北京做音乐,如今已经快要10个年头。韦伟说,和朱筱毅一样,这些年他们多次想过放弃,却数次说服自己:“可是你不觉得,放弃我们的才华,太可惜了吗?”

  30岁的孔阳看上去像是停留在了17岁时青涩的模样,穿上白衬衣就可以去演青春连续剧的男主角。他清楚地记得,2006年12月8日,他们在北京参加披头士的纪念演出,演出的地方离他们住的通州很远,一个在正北,一个在正东,来回打车费都及不上出场费。演出结束后,几个人在演出场地对面的避风塘坐了一晚上,等到第二天有公交车才回家。

  不过这些年的辛苦,都及不上2008年出第一张唱片时的喜悦。黄子君回忆起那个炎热的夏天,“我们几个去唱片公司拿首批唱片,一起坐地铁扛回家,每个人都要摸一下,在地铁上就迫不及待地合影。”

  近十年过去,旅行团早已不再漂泊。与前东家摩登天空唱片公司的合约到期后,旅行团自己成立了“来福胶泥工作室”。鼓手徐飙感叹:“音乐市场越来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