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朝亮: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是效益与质量双提升

发布时间:2018-06-07 18:52:56

刘朝亮: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是效益与质量双提升

  和讯网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中城银信控股集团战略合作的《中国农业创新发展资本论坛》在北京农广大厦召开。本次论坛以“深化供给侧改革?资本助力农业创新”为主题,邀请农学产业专家、金融投资大咖及新农创新先锋企业共聚一堂,首次以“金融助农”立意,以“资本”为核心逻辑贯穿全线,挖掘“新农金”——激发行业创新、促进产融结合、强化资金效力、解困市值管理。

  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农业发展与投资研究所主任刘朝亮在发言时表示,现在大家对农业未来的发展都很关心,但是,不管是多么高大上的政策和想法,落到土地上都是要一点一滴的来,揠苗助长是万万不可行的,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就是效益与质量的双提升。

  刘朝亮:谢谢,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一块来交流一下关于农业金融与资本市场对接的问题,这些问题研究了很长时间,大家说了很长时间,但是始终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市场和业界有效的对接。我觉得深层次的问题就是农业的产业化本身面临的问题是具有相关性的。所以说中央提出要深化农业供给侧的改革,我觉得恰如其分的击中了农业产业化发展深层次的重点问题。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在搞资本运作,我们也在做这样一些基础的工作,募集一个基金,一个很好的项目,几千万的,如果是一个影视类的也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是一个农业类的项目,历经的周期会很长,而且很困难。大家都看好,这也是大家为什么都不出手的原因,问题很深刻。在中央提出要进行农业供给侧的改革,恰如其分的就回答了深层次的问题。因为时间有限,我简单的给大家说一下。

  现在大家都明白,实际上现代农业发展过程当中,深层次的问题是生产关系的问题,传统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农户为单元的,新时期下,规模化、集约化的农业模式产生了一定的不协调、不适应,现在我们需要规模化的生产方式,目前不符合这个潮流。结构方面出现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我们国家现在对中国的农产品000061股吧)出现了新的危机,所以结构性的危机就是指的绝对的总量在现代农业发展的总体态势下总量是够的。但是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由量的满足现在又提升到一个质的追求阶段。所以量的满足与质的追求产生了巨大的落差,而我们的生产力、生产关系和生产资源不能够有效的匹配。所以大家感觉到,我们吃得饱,还要吃得好,吃得很安全很绿色,第一枪就是从我们身边最关心的人开始做起。所以说一旦产生了信任危机,就是奶粉的故事。这从深层次反映出了是结构性的问题,量与质的问题。

  还有就是周期性的矛盾,为什么大家觉得农业产业化,很多搞资本的同志,是真正管钱的人在管,而不是真正搞农业的人在管,这是不行的。因为只看到你放在餐桌上美食的锦绣繁华,没有看到农产品、农业深层次的背后的结构性矛盾,什么是农产品、农业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就是农业生产与消费的周期性矛盾。这个周期性矛盾是怎么产生的?是农业生产的刚性问题。什么叫农业生产的刚需问题?一个农产品产出和农产品消费有时间错配。农产品产出和农产品消费大时间错配产生了流动性市场,什么叫农产品产出和农产品消费的时间错配?很容易理解,金秋的十月是丰收的十月,但是金秋的十月是广大的农民最为烦恼的十月。越是好的农产品大家都喜欢,越好的农产品往往是最容易腐败的农产品,猕猴桃是VC之王,但是猕猴桃的保鲜有几天呢?海量的农产品在金秋十月上市,我们准备好缓冲平台了吗?准备好仓储和物流了吗?所以说大家在网上,媒体的同志都知道,丰产不丰收,农民坐在地头上面哭。原因是什么?我们只关心我们吃到了美食,没有考虑这个结构性的问题。

  所以这就导致了,为什么农业的生产在农产品加工企业,农产品的流通企业做不大?只是因为金融资本进不去,为什么进不去?就是这个问题。我们每天吃饭,365天,但是农产品的供应就集中在这一两个月。所以说这个也很难平衡,是一个刚性的集中,怎么化解?第一个错配之后就导致第二个错配,第二个错配就导致农业产业化,大量的物资在集中,大量的物资集中之后,紧随而来的是农产品加工企业和农产品流通企业的流通性市场,你不能给老百姓603883股吧)打白条,打白条是个融资手段,你把东西拿来,钱我慢慢给你。现在不行,你得付现金。但是你作为加工企业,哪来的这么多现金?12个月的物资要一个月备齐,钱在哪里?所以周期性矛盾怎么解决?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我们如何供给侧改革,量的变化和质的提升,真正与企业相关的,与在座所有大众相关的结构性问题怎么处理?

  为什么丰产不丰收?还是流通体系不够健全。每个人感受到了这个深层次的问题,电视上天天在演,可能某个地方橘子丰收了,但是你在北京吃的橘子,顶多由4元变成了3.5元,但是传导到产地是非常敏感的,有可能是今年收割量的两倍,如果一旦说仓储销售不多,很快会跌到2毛或者是3毛。有的地方成片的辣椒,老不行都不敢去摘,因为摘的成本可能会更高。所以我们下一步在中央英明的供给侧改革的指引下,怎么样破解这一系列的问题,找到问题的节点,进而有所突破。

  中央一号文件年年出,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号角。但是你们怎么样能够科学的把中央的精神有效的落到实处?所以说改革的关键词是强基础,强基础是干什么?由量的提升向质的飞跃做准备,我们不光要吃得饱,还要吃得好,要转变方式。就是在我们不足的环节,不到位的环节我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撑。所以在这方面,党中央国务院、农业部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大家都会看到有一个很好的局面的变化。还有就是调结构,农产品一切的行为都会满足本身生产结构的调整,产品供应结构的调整,包括大家对这个产品消费需求变化的调整。所以说我们在整个大的农业,分一产、二产、三产,农业有种植、养殖的一产,二产,还有商贸流通的三产,所以“十三五”期间,整个农业时时刻刻我们都在以一种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面对中国农业发展的深层次问题。而这个深层次问题传导的源头在哪里?就是为我们13亿人提供一个安全有效的农产品保障体系,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中央的一号文件始终紧紧把握这个主旨,紧跟这个潮流,或者提出多个原则性的意见。在这些原则性的意见下,我们深化细致的去落实这些一系列的方针和方案,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

  现在我们农业未来的发展大家都很关心,不管是多么高大上,落到土地上都是要一点一滴的来,揠苗助长是万万不可行的,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就是效益与质量要双提升。什么叫效益与质量双提升?我们一要稳产、高产,第二要满足供给侧改革的结构性变化引来的品质提升的需求,这个难度是非常之大的。有很多的同事们喜欢看一个节目,吃放养的鸡,吃跑物,每天要赶鸡上山,鸡从山上再飞下去。在14亿人口面前,这种生产方式和模式能不能满足我们的诉求?所以说这个有待于我们去思考。所以说我们必须使用一种科学科技的手段来进行突破,所谓科学科技的手段,比如我们18亿亩的农田,养活了这么多人口。但是虽然有很多各个方面的灾害,我们怎么样能够再去拓展。所以说中央提出要死守红线,所以现在很多搞开发的感觉到这个土地获得非常难,你连吃饭的东西都没有,建那么多高楼大厦又有什么作用呢?所以我们怎么样用技术的手段,用政策的引领实现效率与质量的双提升。一是延展空间,我们最近在很多的方面有很多的突破,海水稻工程,在盐碱地了,在滩涂去种植水稻,这样的话,我们中国又能新增几亿亩的土地,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创举,提高了那么多的产量。所以这就是说,从投资的角度,这些投资都是革命性的、战略性的,改变历史的,改变格局的,这是伟大的。其实在这一方面,在农业生物技术方面,我觉得是未来二十一世纪真正很值得投资的一个领域。当然海水稻有待于时间和实践去证明,因为我不是搞这个专业的,我是搞投资研究的,我感觉到这是真正效率提升的一个很好的方式,怎么样延展空间很重要。我们在中国农业科学里面,有很多科学家在效益与质量提升方面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要保证产量,同时让它的口感、风味和质量得到一个很好的提升,给广大消费者带来一个非常美好的感受和体验,首先大家拒绝的是转基因。实际上现在中央每年拿出大量的资金在这个方面做出大量的投入,但是我觉得这更需要广大的金融界、资本界的朋友们予以关注。产业的弱势地位没有发生改变,但是财政的投入,我们一号文件,十四五年来,每年一号文件总是农业,农业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谁都不能免俗,谁都不能脱俗。

  所以说产业的弱势地位毫无疑问,农民是,农业产业没有得到社会足够的关注。所以说,三个融资平台,三个投资平台的构建,传统的银行、社会资本,在农业产品投资的领域,政府投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而且政府的投资,任意的向基金化等模式进行转变。我相信在某些先进的省份,大家会看到有一个比较巨大的变化。就是财政支持的模式、财政支持的方式上会有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不光是用传统的方式,基础设施投资,进行贴息,给你一些无偿的资金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现在我们逐步变成了有金融杠杆、金融属性的,给你很多贴息的政策,很多地方不再给你无偿资金,只要你能够发展产业,就给你贴息几年。我们现在又逐步演变成,财政资金能不能作为资本金进入到这个领域,在发展的阶段,我们都有很好的尝试和探索。所以说财政扶持的力度和模式,很多企业很关心。关于财政扶持资金的初衷就是用政府的态度一点点引导,来拉动全社会对农业的关注,全社会共同来投资农业,这是财政扶持资金的一个基本初衷。所以说这个初衷不会改变,只是它的方式方法会发生改变,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供应链结构优化。我今天所说的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供应链结构有深层次的问题,还要改变。这个问题不得到解决,其实是一个供应链结构的贯通性、流动性的问题。一个产业的良好发展,一定伴随着流动性,如果你流动性不好,那么整个产业链是没有办法进行很有效的环环相扣的一个周转运行的。所以说供应链结构的优化,实际上在农业产业上表现的特征非常明显,就是季节性。这个季节性反映出了农业产业的方方面面,贯穿了农业产业的一产、二产和三产。以一产为例,我们80%、90%的农产品,即使是有设施干预的农产品,你要不要生产周期?在生产周期这个过程中,生产资料、种子、化肥、农药这是经过投入阶段,这个阶段怎么解决?养猪也得买饲料,卖了猪肉才能还了饲料钱。这个供应链需要什么?你做得越大,需要流动性前期的投资越大。加工的环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搞农产品加工,搞农产品流动,没有农产品怎么办?农产品并不是说今天拉来钢铁明天就可以卖,农产品是你今天种了,三个月,五个月才能收,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老百姓给你要钱,马上拉走,收获的季节地头拉不走就要坏,辛辛苦苦半年的正资产,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负资产,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三产的问题依然严重,搞休闲农业,观光农业,这是季节性的。繁花似锦,人潮涌动,残花败柳,荒草一片谁来观,谁来看?也是一个问题。

  所以说供应链结构的梳理势必引导着投资,供应链不研究,不把供应链进行优化,谈什么都是镜花水月,都是不能实现的,这就是农业产业的根基。如果供应链结构不进行优化,核心企业的作用没有凸显,核心企业是用来润滑供应链的,不能断节,是一节节接起来的。所以说核心企业的重要作用,为什么要培育农业产业化呢?培育农业产业化的核心就是润滑供应链。我在《学习研究》上发表过一篇关于供应链结构的一个浅层次看法的文章,但是现在的问题越来越明显,基本上所有的农业产业化最后表现的全是结构性的问题。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现在我们对于供给侧改革,现在大家谈到了,关于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大家注意,农业产业化一定要关注,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全世界都要关注政府投资在农业产业化当中的作用。很多人想像得很好,全世界我们看ABCD,ABCD是有政府很大的调节作用在背后的。中国的市场,尤其农产品的市场,政府一定要起一个很关键的作用。为什么?这个产品属性太特殊。所以说我们一切的作为,包括中央一号文件,党中央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是非常深层次和到位的,我们都是从方式创新和内容创新上逐步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这里面关于金融是我们研究的重点。所以我们现在在很多方面都在做一些尝试、探索和突破,包括一些资金,原来我们在资金投放上可能是讲究均一化,共沾,大家都可以想像。现在我们更讲究的是重点突破,而且围绕供应链一些结构性深层次的问题,包括在区域性,一些大宗农产品的加工方面我们都做了很多的工作,这方面在全国也有很多很好的试点,需要进行关注。

  包括我们现在一些农业很多的项目上,包括现在大家在搞PPP项目,我们农业也在积极的加入到这个行业的序列当中,响应中央的号召。包括我们农业部和国家发改委也正是的发布了关于PPP模式推进农业工厂的建设研究和指导意见。在这个方面,更需要广大社会有识之士,所以各位长远,都应该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大家投资农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可能是短期的爆发力没有那么强,但是从长期的回报率来说,它很稳定,很稳健。未来我相信在这个方面,我们中国也会涌现出真正具有中国特色和中国意义的,在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除ABCD以外的超大型的航母型的啊架构。包括我们现在试图通过一些大型的并购来实现这一过程,我相信这个也是未来不远的将来大家会看到的一个结局。

  非常感谢大家,我今天所讲的不代表我们单位,只代表我个人作为一个普通学者,作为一个农业的工作者工作之外的一些心得和感受,谢谢大家!